【全职高手】BE三十题(2)

呃,有些题目并不适合所以还是觉得决定挑着写啦。

喜欢上一篇的米娜桑真的阿里嘎多_(:3」∠)_

各种OOC,不喜右上哦~

以上,正文-------------------------------

4 分手【周江】


“小周?”

江波涛接起电话的时候那边一点声音也没有,他想着凌晨两点周泽楷打过来必然是有什么事情。他坐起来静静听着,有那么一瞬间江波涛觉得自己可以听到周泽楷的呼吸声。


“话费很贵哦。”江波涛微微笑了一下,“而且明天还有和兴欣的友谊赛,队长你半夜打扰队员真的好么。”


“我不知道......”


江波涛愣了一下。呵,这傻小子。


明明已经跟自己分手了两周,可他却每天都给自己打电话,接通了什么也不说,白天又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队长,明天我要是发挥不好就怪你。”

“嗯,怪我。”


“要是明早起来发现有黑眼圈了也怪你。”

“嗯,怪我。”


“.......”江波涛叹了一口气,“周泽楷,差不多得了。”


“好,明天见。”


江波涛在和周泽楷交往了一年零两个月之后因为家里的原因分手了,是江波涛先提出来的,周泽楷什么也没说。两人没有争吵没有冷战,一切和平常一模一样,周泽楷也依旧每天给江波涛打电话,依旧电话里什么也不说。


在周泽楷这样坚持做了三周之后,江波涛终于忍不住在电话里对他说:“我受不了了,你别再缠我了。”


电话这边的周泽楷苦笑着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白天江波涛收到了一条短信。


【现在你开始讨厌我了,我同意分手,江。】


他抬起头,眼前的人跟他擦肩而过。


5 与爱无关


【全部都是因为爱,恨也罢,爱也罢。此题略过】


6 报复 【喻叶】


流动着的血液缓缓向外扩散,叶修捂住下腹不断涌出的鲜血撑住眼皮,他知道要是闭上了就再也睁不开了。牙齿上还残留着那个人的味道,叶修舔了舔嘴唇餍足的笑了。


“哟,文州。”


面前沐浴在阳光下的人挥起手中的匕首向自己的心脏捅来。


“嘶.......”叶修瞪大了眼睛,握住插在自己胸口前的刀子,“疼呐.......文州你真狠心......”


眼前的人已经是一片虚影,叶修靠在那人的肩膀上,嘴里的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去。


“少天的血好喝吗?还准备杀掉多少个人?”喻文州面无表情的推开身上靠着的人,“三年前你杀我父母杀我兄弟,如今你又将我的至爱同化成和你一样的怪物,你说我狠心?”


看着他靠在墙边双眼已经没了神,喻文州勾起嘴角将刀子扔掉,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低下身扶起一旁不断抽搐的黄少天,吻了吻他的额头轻声说:“少天,我们回家。”


叶修看着喻文州抱起黄少天离开自己的视野,挣扎着爬了起来,拿起被扔在地上的刀子。


三年前,他被同化成了血魔,变成了别人口中的怪物,第一次病发害死了恋人喻文州的家人。如今他知道喻文州与他在一起不过是想更多的了解血魔的习性,一切都只是他精心策划的一场报复。


他的至爱,他的至爱,可他是怪物,他的爱从来都一文不值。


刀尖戳向喉咙,叶修笑了。


文州,真疼呐。


TBC


【全职高手】BE三十题

各种西皮都有啊都有啊自己认领_(:3」∠)_


BE!!!BE!!!BE!!!【重要的说三遍,不适右上


先写了几个,剩下的会陆续写,各位有什么梗可以给我留言我会挑有趣的用的


以上,正文------------------------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叶蓝】


叶修把烟放下的时候瞥到手表上的时刻,已经凌晨三点了。他扭了扭脖子,将近五六个小时的游戏让已经快要30的男人有点吃不消。退掉游戏的画面,他盯着桌面上仅剩的一个窗口呆坐着。


那是七小时前和蓝河的聊天记录。叶修往上往下不停滚动着鼠标,像是发泄着什么,终于在看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停了下来。


【那个,叶神啊】

【咋了?】

【我想跟你说个事】

【说呗,迅速的,哥还开本呢。】

【那个,我有女朋友了,嘿嘿o(* ̄▽ ̄*)ゞ 】

【......嗯,恭喜。】

【诶我还以为大神会开启嘲讽模式呢。】

【怎么?】

【就是,“个小保姆还有人要啊”之类的。】

【......】

【叶神也要加油啊!】

【好。】

【那先不聊了,下次见。顺便啊,叶神你下次下手轻点,我们材料真的不多了==】

【这个看哥心情。】

【......好吧,下次开本来找我们哦!】

【有机会再说吧。】


叶修觉得自己用尽了所有的理智。有机会再说,再说些什么呢,还能跟那个人说多久呢,到底还在期待什么呢。原来也有荣耀第一人也得不到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


2 反目成仇【喻黄】


黄少天把手里的枪又紧了紧,他靠在门上屏着气听着房内的动静。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咽了口水咪住眼,手指扣在扳机上开始用力。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枪口也抵在那人的胸口上,黄少天抬头望向那人的眼睛里。


“虽然我做梦也想不到背叛蓝雨的居然是你,队长,这是你逼我的。”


看着胸前的枪和眼前颤抖着的人,喻文州歪头笑了笑,然后抬起手抚上黄少天的脸颊。


“你他妈少碰我!”


“之前怎么教你的,这么久了还是拿不住枪,来,拿好,”他握住黄少天拿枪的手腕又往自己胸口上抵更紧,“现在你面对的是真正的敌人,既然我已经被你发现了,那就是我输了,来吧少天。”


黄少天颤抖着覆上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那只教过他如何用枪的手,那只拥抱过他的手,那只抚摸过他头发的手,那只擦过他泪水的手。


“你别躲。”黄少天侧过头开始扣动扳机。

“嗯我不躲。”

“你别说话。”

“嗯哦不说了。”

“你他妈的......”黄少天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能不能把喻文州还给我......”


少天,对不起,终究是我骗了你,一开始就是错误,结果我依旧没有控制住自己对你的感情,这种结果是我咎由自取,那个爱你的喻文州,我还不了你了。


3 终其一生的单恋【韩张】


“队长?”张新杰把牛奶放在韩文清桌前的时候看到他在撑着头闭目养神。


“......抱歉,昨天晚睡了。”听到张新杰的声音,韩文清揉揉太阳穴睁开眼,“今天又特意把牛奶送过来?都说了以后不用了,让小宋他们就行。” 


“他们要训练,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张新杰拉开桌子旁边的椅子坐下来,手里把玩着石不转的账号卡。


“怎么,跟我打一场?”


张新杰不动声色的勾起嘴角,然后又恢复了无表情:“我是牧师。”


“开个玩笑。”韩文清登录了游戏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以往有着肃杀之气的面容在电脑前被光削的柔和了些,手下精准快速的操作让张新杰看的出了神。


屏幕上没多久就闪出荣耀两个大字,韩文清脸上浮现出少有的笑容。


“新杰,你去盯着他们训练吧,我在来几把。”

“好的。”张新杰起身准备离开队长室,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过身对着韩文清的背影说:“队长,牛奶趁热喝,凉了对身体不好。”

“嗯。”


听到韩文清的回答后他垂下眼眸,自嘲似的笑着摇了摇头。


有些话,可能这辈子他都说不出口吧。


TBC

【全职】关于眼泪

关于眼泪


私心的全员,设定为第十赛季结束

突发脑洞,全程OOC,不适右上_(:3」∠)_

有隐藏CP的大家找找看_(:3」∠)_

Q&A形式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上篇叶蓝日常里面小糖糕的名字打错了抱歉啊啊啊啊各位打我不要打脸啊!!!】


以下正文-----------------------------------


Q1:你容易流眼泪么?情感上的。


叶修:哥可是铁打的,哪有那么容易就哭。

许博远:嗯......

苏沐橙:会吧(。◕‿◕。) 

方锐:看哥真诚的眼睛,怎么会啊。

韩文清:不容易。

张新杰:很少。

张佳乐:不容易......吧。

林敬言:一大把年纪了,老哭会被小辈们笑话吧。

喻文州:偶尔吧。

黄少天:都是男人整天哭什么哭啊哎哎你说说你这个问题问的就不合适啊我们联盟里没几个妹子的这个问题你觉得有人会承认自己容易哭么你觉得可能么可能么?

王杰希:不会。

高英杰:嗯,有感动的事情或者伤心的事情会哭。

周泽楷:【摇头】    

江波涛:不容易哦。

孙翔:才不会。

孙哲平:没怎么哭过。

楚云秀:不多。

肖时钦:不太会哭。


Q2:一般会因为什么哭呢?


叶修:哎都说了哥不怎么哭了......非要说的话,那,让哥想想,伤心了,就是特别伤心的那种,可能会吧。

许博远:好多......太开心了会,难过了会,委屈了也会。

苏沐橙:看剧算么?

方锐:伤心呗,激动呗,之类的。

韩文清:不记得了。

张新杰:我也不记得了。

张佳乐:拿不上冠军。

林敬言:感动的时候吧。

喻文州:以前不被其他人接受的时候,哭过。

黄少天:......努力了也没有成果的时候......哎哎我就是随便说说的啊你们都别当真......

王杰希:小时候......被,嘲笑,嗯,眼睛,的时候。长大了以后就很少哭了。

高英杰:委屈的时候最容易哭了......

周泽楷:听不懂...

江波涛:嗯,队长的意思是别人听不懂他讲话的时候,偶尔会很委屈,所以会哭。我的话,自己的能力被埋没的时候吧。

孙翔:......我知道很多人都不喜欢我......不过我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哭呢,爷可不会为了别人活着!

孙哲平:看着自己的手,想起以后就打不了荣耀了,那时候会很难过。

楚云秀:陪沐橙看剧的时候?

肖时钦:嗯我想想,难过感动都会。


Q3:最近的一次流泪是因为什么 ?


叶修:最近的一次?......离开嘉世的时候。

许博远:唔,昨天跟我妈打电话的时候她又骂我不好好学习整天打游戏,然后我就委屈了呗,就哭了一小下下。

苏沐橙:呃,昨天晚上看新更新的韩剧的时候......

方锐:拿总冠军的时候。

韩文清:......好像是我爸因为我打游戏狠狠揍我的一次,记不清了。

张新杰:霸图打败嘉世的时候。

张佳乐:跟大孙打电话的时候。

林敬言:退役的时候。

喻文州:蓝雨被兴欣打败了的那个晚上。

黄少天:我去队长你怎么说出来了!!!!我可没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是卢瀚文那个小兔崽子抱着我使劲嚎啊谁被这样对待都会忍不住的吧会的吧会的吧!!!!!

王杰希:最近都没有哭啊。

高英杰:微草输掉比赛的时候。

周泽楷:兴欣......

江波涛:队长是说第十赛季我们轮回在最后被兴欣给打败的那天,嗯,回去后大家都哭了,确实嘛,实在太不甘心了,二翔一个人躲在房间把头闷在被子里一个劲的呜呜呜,都听到了哦。

孙翔:......就这么一次!!以后我绝对会打败兴欣打败叶修的!!

孙哲平:张佳乐离开百花的时候,我俩大吵了一架。

楚云秀:昨晚跟沐橙一起看剧的时候,那个男主哦,死的太可怜了。

肖时钦:回到雷霆的时候。


Q4:有过因为某个人哭过么?为什么呢?


叶修:我怎么觉得这题就是给哥出的啊......想听哥就说给你听,沐秋去世的时候估计是哥哭的最厉害的一次吧,以后想看也看不到咯。

许博远:好像没有因为特别的人哭过。

苏沐橙:嗯,我也是。

方锐:老林离开呼啸,当时恨死他了,现在想想是我傻吧。

韩文清:没有。

张新杰:没有。

张佳乐:大孙的手啊,当时给我心疼的,再加上生气,气他不早点告诉我,那货还一点都不在意。

林敬言:没有啊。

喻文州:好像没有这样的人。

黄少天:......因为队长哭过。哎哎哎我什么都不想说啊你别看我了我什么也不知道!!!

王杰希:没有。

高英杰:一帆离开微草的时候,因为觉得愧疚所以哭过,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周泽楷:没。

江波涛:不是人行不行?我家的猫去世的时候我哭了。

孙翔:......没有!

楚云秀:电视剧里面的人算不算?不算就没有了。

肖时钦:没有。


完了【。


2012年十月新番开始上映的秋季新番原创动画《PSYCHO-PASS(心理测量者)》的片尾主题曲(ED1),由EGOIST(chelly)演唱。


嘛,真是太喜欢这首歌了,这个番也非常好看。


御伽话(フェアリーテール)はさっき死んだみたい/童话故事 刚才如同死寂般

fe a ri-te ru wa sa kki shin da mi tai

炼瓦の病栋で上手く歌えなくて/在砖砌的病房里 嘶哑地哼著歌

ren ga no byou dou de u ma ku u ta e na ku te

雾に烟る夜の浮かぶ红い月/浮现在烟雾弥漫的夜里 红色的月亮

ki ri ni ke mu ru no yo ru no u ka bu a ka i tsu ki

ほら见て私を眼を逸らさないで/看著我 眼神不要逃开

ho ra mi te wa ta shi wo me wo so ra sa na i de

黑い鉄格子の中で私は产まれてきたんだ/黑色的铁盒子中 我诞生了

ku rai te tsu kou shi no na ka de wa ta shi wa u ma re te ki tan da

悪意の代偿を愿い/用恶意的代价来完成愿望

a ku i no tai shou wo ne gai

望むがままに お前に/就像你所希望的那样

no zo mu ga ma ma ni o ma e ni

さぁ与えよう正义を壊して壊される前に/来吧 都给与你 在正义崩坏之前

saa a ta e yo u sei gi wo ko wa shi te ko wa sa re ru ma e ni

因果の代偿払いを共に行こう/一起去偿还因果的代价

in ka no tai shou ha rai wo to mo ni yu kou

名前のない怪物/没有名字的怪物

na ma e no nai ka i bu tsu

耳鸣りがしてる鉄条网うるさっくて/铁丝网的声音 在耳中嗡嗡作响

mi mi na ri ga shi te ru te tsu jyou mou u ru sa kku te

思い出せないの あの日の旋律/想不起来吗那天的旋律

o mo i da se nai no a no hi no sen ri tsu

雨がまだ止まない何も见えないの/雨还未停 什麽也看不见吗

a me ga ma da yo ma nai na ni mo mi e nai no

ほら见てこんなに大きくなったの/可是你看 不是已经变得如此巨大了吗

ho ra mi te kon na ni oo ki ku na tta no

黑い雨降らせこの空/天空降下黑色的雨滴

ku rai a me fu ra se ko no so ra

私は望まれないもの/我是不被寄望之物

wa ta shi wa no zo ma re nai mo no

ひび割れたノイローゼ/破碎不堪的神经官能

hi bi wa re ta no i ro-ze

爱す同罪の傍観者たちに/与被爱同罪的旁观者们

ai su dou zai no bou kan sha ta chi ni

さぁ今振るえ正义を/来吧 让正义振作起来

saa i ma fu ru e sei gi wo

消せない伤を抱きしめて/坦率面对这不会消失的疤痕

ki se nai ki tsu wo da ki shi me te

この身体を受け入れ共に行こう/接受这副躯壳 一起同行

ko no ka ra da wo u ke i re to mo ni yu kou

名前のない怪物/没有名字的怪物

na ma e no nai kai butsu

Ah~神ハ告ゲル/啊 神明宣告著

aa ka mi wa tsu ge ru

真ノ世界ヲ/这个真实的世界

shin no se kai wo

黑い鉄格子の中で私は产まれてきたんだ/黑色的铁盒子中 我诞生了

ku rai te tsu kou shi no na ka de wa ta shi wa u ma re te ki tan da

悪意の代偿を愿い/用恶意的代价来完成愿望

a ku i no tai shou wo ne gai

望むがままに お前に/就像你所希望的那样

no zo mu ga ma ma ni o ma e ni

さぁ与えよう正义を/来吧 都给与你

saa a ta e you sei gi wo

壊して壊される前に/在正义崩坏之前

ko wa shi te ko wa sa re ru ma e ni

因果の代偿を払い/偿还因果的代价

in ka no tai shou wo ha rai

报いよ名もなき怪物/这就是报应 连名字也没有的怪物

mu ku i yo na mo na ki kai bu tsu

黑い雨降らせこの空/从天空降下黑色的雨滴

ku rai a me fu ra se ko no so ra

私は望まれないもの/我是不被寄望之物

wa ta shi wa no zo ma re nai mo no

ひび割れたノイローゼ/破碎不堪的神经官能

hi bi wa re ta no i ro-ze

爱す同罪の傍観者たちに/与被爱同罪的旁观者们

ai su dou zai no bou kan sha ta chi ni

さぁ今振るえ正义を/来吧 让正义振作起来

saa i ma fu ru e sei gi wo

消せない伤を抱きしめて/坦率面对这不会消失的疤痕

ki se nai ki tsu wo da ki shi me te

この身体を受け入れ共に行こう/接受这副躯壳 一起同行

ko no ka ra da wo u ke i re to mo ni yu kou

名前のない怪物/没有名字的怪物

na ma e no nai ka i bu tsu


叶蓝の温暖日常【3】

都是快速码的字,如果有错别字大家见谅( ˘•ω•˘ )ง

有点隐喻黄的样子,tag就没有打了_(:3」∠)_

正文---------------------------------


天蒙蒙亮起来,几乎是阳光透过床帘缝射进房间的那个瞬间,蓝河皱皱眉头晕乎乎的睁开眼睛,从被子中抽出手揉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头毛,撑着身体坐起来四周望了望,然后开始回想。


昨天,嗯,叶修从瑞士回来了,带着世界冠军的奖杯。自己作为家属也被邀请了去国家队的庆功宴上,见到了中国最顶尖的荣耀玩家们,带着属于国家的荣耀光荣回归。每个人的脸上无一不洋溢着兴奋的表情,当自己的偶像黄少天举起盛满啤酒的杯子,几乎是用吼的说:“为了中国队!为了我们的荣耀!干杯!”时,蓝河一下就湿了眼眶。他知道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每个人几乎是倾尽自己所能,叶修更是几乎搭上半条命上去,连续几天不睡觉只能用抽烟来提神,熬夜分析对手的资料和战术,偶尔和蓝河通国际电话的时候,他能通过手机感受到叶修的疲惫,但是他也知道这是叶修毕生的理想,作为国家队领队,他所承担的是别人无法承受的也没有资格承受的。


蓝河知道昨天晚上很多人都哭了,导火线是张佳乐。有一个人哭,场面瞬间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将近半个多月的压力在刹那间全部释放出来,没几分钟蓝河就看见张佳乐抱着孙哲平开始大哭,一边哭一边说大孙大孙我拿到冠军了我拿到冠军了。然后熊孩子代表孙翔和吴昊两个人也皱着眉掉眼泪,黄少天准备开口的安慰到了嘴边也哽咽了,在喻文州将手搭在他肩膀上时就转身一把抱住喻文州开始边哭边笑边讲话。韩文清将手附在张新杰有些颤抖的手背上,冲他点了点头。就连一向沉默不语的周泽楷也吸吸鼻子望向身边坐着的江波涛,传递着伐开心要抱抱的信息。女生组就更不用说了,戴妍琦抱着肖时钦的腰嘤嘤嘤的哭,苏沐橙和楚云秀凑在一起帮对方抹眼泪。


蓝河转头看向一边默默抽着烟的叶修,烟雾飘上来也挡不住他眼角的湿润。他凑过去对叶修说:“要不要到我怀里来哭?”说完笑着抬手抹掉叶修眼角的点点湿润。


“哎,哥都一把年纪了跟孩子们一起哭算是怎么回事。”叶修把烟按在烟灰缸里,然后响亮的拍了拍手:“哎哎哎同志们!咱们这可是庆功宴啊,都给哥开心起来,来小周笑一个,张佳乐你把鼻涕全抹孙哲平身上算了,黄少天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抱喻文州很久了啊跟哥眼前秀死快啊。老韩,嗯,表现不错,小张我也没看错。熊孩子也擦擦,多大了都。还有那个,小戴啊,你没看肖时钦都喘不过来气了么?顺便沐橙云秀,你俩这跟拍电影一样搞啥呢。”


不愧是荣耀第一人,分分钟团灭你们。


蓝河这么想着笑倒在边上,看着各位大神一个个面露囧色,蓝河心中有种变态的快感,估计这个世界上也就叶修能做到。


之后荣耀第一人就遭到了集火。蓝河觉得既然自己作为家属来了就不能什么都不做,然后他挡掉了所有的火力,不管是啤酒白酒可乐还是辣汤【。】全部消化,看的一桌人目瞪口呆的。


“......叶不修你说你对我可爱的蓝溪阁团长做了什么你还我天真可爱的小蓝河!!!!”黄少天看到在一边笑的开心的叶修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人到你那儿都得被你带坏了!”


“那是哥会调教,你懂什么。不过这个也不需要你懂,你说对吧文州。”


“叶神你说什么,我不太懂。”


叶修喻文州相视一笑,其他人都表示心脏的世界完全被黑气笼罩无法靠近好么!!


蓝河到最后为了不让叶修沾一滴酒喝得东倒西歪。


后来,后来怎么样了,蓝河就不记得了。


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蓝河叹口气转过头看见身边睡得昏天黑地的某人突然就起了坏心。


他拉起被子往叶修头上扣过去,感受到那一瞬间叶修的挣扎和呜咽声,蓝河笑呵呵的连着被子一起蹂躏着下面的大神,听到他在里面哼哼唧唧的,蓝河一下子扑上去,压在身下的人突然就不动了。


他一层一层扒开被子,快被闷死的某人没好气的说:“好了,君莫笑被你干掉了,你赢了。”


“哈哈哈哈不错,我看看掉了什么装备没?”说着就要扒叶修下面穿的汗衫,结果被迅速抓住手。


“你是想大清早就让我尝尝绝色的味道?”叶修勾起嘴角看着自家小剑客,“我是不介意吃点东西。”


蓝河自知理亏,傲娇的抽出手,然后撩上叶修的头发,凑过去在他侧脸上叭的亲了一口。


“早安,叶修大大。”


END

叶蓝の温暖日常【2】

想来想去,就还是码这样甜甜的小段子吧,字数不多,只是希望看的大家能心情愉快,我们的目标是———————天天有糖次!!!

以及感谢支持上篇日常的米娜桑_(:3」∠)_


正文------------------------------------

叶修喝醉了。


当蓝河认识到这个他一点也不想认识的事实后,从高个男孩怀里接过了身体发软的叶修。


“嫂子好我是包子入侵你可以叫我包子!今天我们过来跟你们这边的队打比赛来着,结束后我们一块聚餐去了,老大喝了一杯白的然后就睡了,你们队长给了我这个地址说让我把人给送来,现在我完成任务了,嫂子好好照顾老大吧我走了拜拜~”


蓝河抽着嘴角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吐槽这段话和这个人。


有谁自我介绍时说ID的?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知道我们这边的队的名字么?


还有,谁特么是你嫂子(╯‵□′)╯︵┻━┻


“......嗯,那慢走.......”


蓝河目送包子离开后,费力的撑着叶修,一边用脚勾上了门。好歹也是178的汉子,叶修还是个虚胖的主,蓝河哼哧哼哧的拖着叶修往客厅沙发上挪动着,一边还得应着叶修嘴里的胡言乱语。


“哎......你咋不是包子......包子呢?.......你长的有点像,嗝,像一个我认识的,认识的.......”


“包子走了,你快别说话了.......”


叶修把手臂环上蓝河的肩膀,几乎把所有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眼神迷离的凑过去盯着蓝河眼睛下面那颗圆润的泪痣看。


“啊!”他突然惊呼一声把蓝河吓了一跳。


“你再大惊小怪我不管你了,你自身自灭啊。”


“啊啊啊啊啊啊你是小蓝啊!蓝河啊!......那个......嗝.......”


“对对我就是,妈的重死了.......”蓝河看着眼前的沙发,准备把身上的人直接丢下去。他转过头看着肩膀上靠着的脑袋,微微张开了一点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像极了他抽烟时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嘴里还一直哼着自己的名字,蓝河心底突然就软了下来,稍微用点力把叶修慢慢放在沙发上,看着他舒服的蹭了蹭沙发柔软的表面,蓝河突然就想揉一下他的脑袋。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蓝河撩起叶修额前的一些碎发,看着他已经睡过去的样子勾起嘴角。


“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荣耀第一人是个一杯倒该多打脸啊。”


“好意思说自己是大神嘛根本就是个生活五级残废死宅,还成天嚷着团灭别人。”


“哎那个包子性格不错啊虽然槽点有点多,荣耀也打的好,反正肯定比我好很多。”


“你的身边聚集了那么多优秀的人,性格好的有,长的好看的有,荣耀打的好的更多。”


“叶修,谢谢你能在我身边。”


蓝河自言自语了许久,愣了会神又觉得自己有点傻,放开被自己蹂躏的头发,想着等叶修起来了就给他冲个蜂蜜水什么的,总该醒醒酒,明天还要跟自家战队打友谊赛,私心上,蓝河希望蓝雨可以赢,但是,他绝对不想叶修会输。


当他正准备起身给自家大神准备蜂蜜水的时候,沙发上的人拉住他的手腕。


“嘿,捕获了一只野生小剑客。”


低哑却打心底里温柔的声音,让被捕获的猎物心甘情愿的落入敌人手里。


叶蓝の温暖日常

嘛,就是给自己塞点糖糖次_(:3」∠)_


正文-------------------------


蓝河摸黑往客厅走去,走到茶几旁时,被脚下的某个东西摔了一下整个人往前面倒去,心想着怎么都得摔了反正是沙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结果就猛猛的摔进了一个并不温暖的怀抱。


“一来就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别以为哥会原谅你这么迟才回家啊。”


蓝河哼唧了一声蹭着叶修的胸脯说:“公会的哥几个喝的有些多,我又没喝,总要把人家送回去吧。哎我说你身体怎么这么凉?咋不开灯?”


“停电了,没吃饭。”叶修按住怀里动来动去的人,“你可别动了,哥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被灭可是分分钟的事,你别趁火打劫啊。”


蓝河几乎是自动屏蔽掉垃圾话,抓住了重点从他怀里坐起来,“到这个点了你还没吃饭?我去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好歹能给你带点啊,手机也买了该用就得用啊大神!”


说着蓝河起身准备摸到厨房去看看有没有面包饼干之类可以直接吃的东西,刚站起来,“啪”的一声灯亮了。蓝河唔了一声捂住眼睛转过身把头重新塞进叶修怀里,闷闷地说:“太亮了,我缓缓。”


一分钟不到蓝河就爬出叶修的胸膛,然后转头看见了茶几上满满一烟灰缸的烟蒂。叶修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就僵住身子,也知道自己妥妥地又惹自家小剑客生气了。他带着些许的讨好戳了戳蓝河的背,被戳了的人站起来背对着他说:“你呆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叶修连忙应了一声好就乖乖躺在沙发上了,而且他也的确胃疼的受不了了。听着厨房里传来的令人安心的声音,叶修盯着天花板上的灯,想起蓝河当时把这灯买来时冲自己满足的笑的样子,叶修勾起嘴角缓缓闭上眼睛。


蓝啊,哥上辈子要做多少好事这辈子才能遇到你。


蓝河端着草草做出来的白粥和小菜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叶修蜷着个身子侧躺在沙发上,手按在肚子上面,眉头紧锁。他走过去把粥和菜轻轻放在桌子上,准备叫醒他。已经举起的手在快要碰到他的脸时停了下来,蓝河看着这个从一开始就没让自己省心过的男人,吸了吸鼻子,重新抬起手轻轻捏着他的脸颊。


“大神大神起来了,抢boss了。”


没反应。


“叶修叶修叶修。”


还是没反应。


蓝河凑过去亲上他薄薄的嘴唇,不意外的浓重的烟草味,然后揉开他紧皱的眉头。看着叶修转转悠悠总算醒过来,蓝河端起桌上的粥说:“饿了吧,不烫的,来。”说着舀了一勺送过去。


“当哥小孩啊,”嘴上仇恨依旧拉着,人却还是撑起身体咬住递过来的勺子,嘴里转两下就吞了下去,“手艺不错。小蓝,你先把粥放下。”


“嗯?”蓝河照着他的话做,歪着脑袋心想这货又想干什么,结果就被抱住了。


“怎么了这是,先吃点东西好不好?你是不是又胃疼了?叶修我跟你说,你再这么抽下去,我真的不跟你过了。”


“别,蓝啊,哥就你一个,你看你一晚上不会来哥就死一回,正抢boss呢结果给我整停电这么一出,我这一掉线,估计下次上线妥妥被集火。蓝,蓝,哥跟你保证行不?再不抽这么多了,真的。”


“......你说我怎么就对你狠不下心......”蓝河叹了口气。“养一只大神还真是难。”


叶修笑着摸他的脑袋,然后又使劲往自己怀里塞了塞,“这不仗着你爱我嘛宝贝儿。”


 

END                         

上一页
下一页